无障碍
切实做好新时代机关事务理论研究工作(2020-12-03)
来源 :青岛市机关事务服务中心 发布日期:2020-12-03

切实做好新时代机关事务理论研究工作

 文/国管局政策法规司

 

  在传统上,机关事务工作更注重实务,对实践经验和相应规律的理论研究不足,不能更好地发挥作为机关运行保障系统的职能作用。在新的时代条件下,机关事务工作要有新格局、新视野,离不开理论的支撑、先导和滋养。理论研究作为对事物发展的内在联系及其规律的探究性活动,对机关事务工作谋长远之策、壮固本之基、强发展之力意义重大。

 

  机关事务理论研究要有明确的方向

  机关事务理论研究的方向随着国家经济社会管理体制改革以及机关事务工作的实践转型不断调整。改革开放前,机关事务工作着眼于后勤服务保障,具有很强的行政后勤色彩。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兼秘书长习仲勋同志曾强调,机关事务工作要“健全各项工作制度,克服杂乱无章的事务主义现象”“要把原来的经验提高到理论,把宝贵经验全部无遗地保留下来”,为机关事务理论研究工作勾勒了方向。改革开放后,1983年党的第十二届中央书记处第70次会议提出“机关后勤服务工作要逐步社会化”,确定了改革的方向。机关后勤服务社会化改革伴随着国家改革开放的步伐不断向前推进,精细化管理、专业化管理、绩效评价等一系列公共管理、企业管理的理论和方法也随之引入到实践领域,为机关后勤服务社会化改革提供了理论支撑。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在厉行节约反对浪费、建设节约型机关、规范党政机关办公用房和公务用车管理等多个方面对机关事务工作提出了新的要求,各级机关事务管理部门面临着实现机关事务工作高质量发展的重要课题。进入新时代,机关事务工作聚焦各类行政资源的协调控制、监督问效,既需要借鉴政治学、法学、经济学、社会学等学科的研究内容以提升管理水平,也需要引入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新兴研究领域来丰富管理手段,形成具有机关事务行业特色的理论架构,为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下推动机关事务改革创新发展奠定理论基础。

 

  机关事务理论研究要有宏大的视角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为我们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视角下开展机关事务工作指明了方向。全国机关事务系统在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大背景下统筹谋划推进机关事务工作,充分发挥在国家治理中的积极作用,推进新时代机关事务工作高质量发展。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背景对机关事务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也进一步调适了机关事务工作的目标和方法。我们开展机关事务理论研究,不能脱离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大方向、大背景。首先,要在宏观层面研究机关事务工作在国家治理中的定位,讲清楚在新时代背景下,机关事务工作之于国家治理的角色、作用以及与国家治理之间的关系;厘清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对机关事务工作的新挑战、新机遇、新要求;总结机关事务工作发展规律,科学判断机关事务工作发展趋势。第二,要深入研究机关事务治理体系的现代化,从机关事务体制机制、机构职能入手,围绕机关事务在现代政府施政效能中的功能定位和职能作用、机关事务集中统一管理体制、机关事务工作制度标准等内容推进研究,使机关事务管理部门适应新的定位和要求,为在新形势下履职尽责提供理论支撑。第三,要着重研究机关事务治理能力的现代化,提高需求统筹、资源调配能力和监督管理能力,使机关事务工作能够准确把握基本需求,迅速有效地调集相关资源,明确保障的提供方式、程序、要求和责任,确保机关高效运转。

 

  机关事务理论研究要有突出的重点

  进入新时代,机关事务管理部门的职能得到进一步加强,工作范畴和视野得到进一步延伸,这就需要理论研究工作在形而上层面展开的同时,紧密围绕机关事务工作实践不断推进。

  一是聚焦“一体两翼”发展方向开展研究。2018年12月召开的全国机关事务系统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工作研讨会提出,实现新时代机关事务工作高质量发展,机关事务管理部门要坚持以推进集中统一管理为方向,以标准化、信息化建设为支撑。这是积极融入国家战略、助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具体举措,更是今后一个时期在更高起点、更高层次、更高目标上将机关事务改革发展向前推进的总体要求和重点任务。机关事务工作点多、线长、面广,要围绕集中统一管理体制进行深入研究,发挥好标准化在规范约束、目标引导、精确计量,以及信息化在高度集成、科学预测、智能决策等方面的作用。机关事务理论研究对标准化、信息化建设的关注较少,需要从形而上的理论高度适度下探,与信息技术相关专业进行跨学科研究,与高新技术研究机构和企业开展合作,共同为做好机关事务工作提供有效支撑。

  二是围绕机关运行保障立法开展研究。近年来,机关事务法规制度建设逐步加强,有效提升了机关事务工作规范化水平。下一步,应充分总结机关事务工作发展经验,制定一部基础性、综合性、统领性的法律,在法律层面对机关运行保障的性质和内容等进行明确,对机关运行保障的基本原则、管理体制、基本制度、保障事项和保障计划等做好顶层制度设计,实现机关运行保障机构、职能、程序、责任法定化。为此,需要围绕推进机关运行保障法律制度体系的建设,在行政学理论基础、法学理论支撑、具体制度设计和实证案例等方面加大研究力度,不断为新时代机关事务工作高质量发展提供有力法治保障。三是以机关事务管理专项试点为研究样板。理论离不开实践的支撑,试点为理论研究创造了丰富的实证研究素材,我们要充分利用当地机关事务管理部门的样本资源,深入开展实证研究,在学术层面总结提炼试点经验,剖析机关事务实践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和面临的困难,确保理论研究成果有效指导实践工作,避免理论与实践脱节。四是以人才培养为研究导向。人才培养是大事和大计,学界利用自身的研究资源和教育资源,招收机关事务方向的硕士研究生、在校开设机关事务管理课程、定向组织机关事务管理培训班等形式,既可以壮大机关事务理论研究人才队伍,又可以提升机关事务系统干部职工素质,是以理论研究带动实践发展的重要举措。

 

  机关事务理论研究要有自身的特点

  近年来,各级机关事务管理部门高度重视理论研究工作,通过与高校合作课题研究等方式开展研究工作,围绕基础研究、实证研究和学科建设等方面取得了一定成果。与此同时,各地方政校合作的高校机关事务研究中心也相继成立,学界开始逐步关注和参与到机关事务理论研究工作中,并呈现出一定的学术特点,也为下一步深入开展研究工作开了好头。

  从主题上看,包括机关事务基础理论、法治化、标准化、信息化等研究,既有战略层面又有实践层面,既有宏观框架分析也有微观业务剖析。从内容上看,涉及概念属性解读、逻辑范式建设、价值理念浓缩、法规制度建立、组织机构革新、运行机制重构、技术工具健全等。从研究方法看,注重经典理论与机关事务实践的结合、传统理论与现实问题的对应,既有规范性研究又有实证研究,既有国内样本研究又有国际对比研究,既有从国家变迁的角度对机关事务历史沿革的梳理,又有对上海、浙江、四川、湖北宜昌等地方经验模式的总结。机关事务理论研究呈现后发优势、跨界协同、多主体推动等特点,已迅速从实践部门为主的研究内容发展成为学界与实践部门有效互动的研究领域,对学界产生了学术影响、对实践产生了决策影响、对系统了产生政策影响。此外,各级机关事务管理部门还大力推进学科建设,着力构建理论体系。有的高校在研究生教育中开设“机关事务管理”培养方向和相关课程,有的研究团队已经着手编写机关事务管理课程教材。下一步,全系统要努力探索将机关事务管理发展成为一门具备自身鲜明特点的学科专业,培养兼具理论基础和实践经验的机关事务系统专业人才。

 

  机关事务理论研究要有长远的安排

  机关事务工作当前面临诸多重大理论关切,还存在相当数量的学术短板,需要我们充分利用现有研究资源,对研究工作进行长远的统筹安排,以理论上的新突破引领机关事务管理全面深化改革,提升机关运行保障效能。一是创新机关运行保障应用型研究,目前机关事务理论研究欠缺应用层面的跨学科研究,未能紧跟实践工作需要和时代需求,与人工智能、数字化等技术充分结合。针对重点业务工作、重大实践问题开展应用型研究,将弥补这些空白领域,有利于系统提升机关事务理论研究水平,夯实机关事务管理创新基础,有力推动我国机关运行保障体系与能力的现代化。二是聚焦研究成果的推广与应用,向学界宣传理论性较强的研究成果,为构建机关事务理框架提供支撑;向实务界推广操作性较强的研究成果,推进研究成果的转化应用,确保理论指导实践。三是组织统筹已有研究力量和资源,充分调动全国各个机关事务研究中心的学科优势和研究意愿,对各中心的研究方向进行总体规划,使各中心在承担本地区机关事务决策咨询、人才培养和学科建设的任务的基础上,有目的有侧重地开展研究工作。

  古人讲,“疏通知远,《书》教也;属辞比事,《春秋》教也。”意即要想通晓事物的演变和发展,必须在理论学习和研究上下功夫。机关事务离不开理论的引领,理论建设需要各方的参与。新时代机关事务理论研究工作需要以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下的机关事务工作为主线,坚持问题导向,坚持多学科支撑,坚持研以致用,坚持外部智力支持和内部深度参与相结合,切实为机关事务工作的长远发展提供理论支撑和决策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