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
常态化疫情防控形势下的机关基建(2020-12-03)
来源 :青岛市机关事务服务中心 发布日期:2020-12-03

常态化疫情防控形势下的机关基建

 文/张栩珲

 

  在常态化疫情防控形势下,“外防输入、内防反弹”任务仍然十分艰巨。机关基建工作作为机关事务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样处于疫情防控前线,必须以高度的政治自觉确保基建工作平稳有序。

 

  科学有序组织生产施工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机关基建项目施工单位面临着招工难、租赁难、采购难等问题,为防止建设项目质量滑坡,必须对施工单位的“人、机、材”筹备能力进行客观评价。在项目启动前,要对施工单位筹备情况进行严格审查,防止因人员技术不足、机械保障不力、材料供应有瑕疵而产生质量问题,因施工力量不足而导致工艺缺陷。

  基建项目的组织设计是项目实施的主线,除了将平时的内容做好,还要做到“三个体现”。

  一是体现科学的进度目标。基建项目“投资、质量、进度”三大目标密切相关,单一追求某一目标会导致其他目标偏移。受疫情影响,机一是体现科学的进度目标。基建项目“投资、质量、进度”三大目标密切相关,单一追求某一目标会导致其他目标偏移。受疫情影响,机关基建项目的进度普遍滞后,如果坚持原有进度目标不变,极易导致投资超概算和质量缺陷。因此,要区分项目调整进度目标,对投资小、施工期短的零星项目可通过科学的施工组织加强进度管理,争取按时完成。对投资大、工艺复杂、施工跨度长的重大项目,要向机关本级领导说明情况,主动与上级管理部门协调延后竣工时间,并将协调情况在组织设计中加以体现。

  二是体现科学的防疫措施。常态化疫情防控背景下,“防”是第一位的。面对未知的疫情,必须要将困难想得多一些,通过科学的措施加以规避。要指导施工单位根据项目特点和自身情况制定相应措施,如健康筛查、疫情监控、人员管理、轨迹管理、场地洗消、风险监控等具体措施都要在组织设计中加以体现,帮助管理人员和施工人员按图索骥做好防控。

  三是体现科学的风险应对。坚持底线思维,把风险应急预案做好,做最坏的打算争取最好的结果。在组织设计中充分考虑项目所在地发生疫情、机关内部发生疫情、施工人员发生疫情等各种情况,对项目实施、人员隔离、项目撤场、清理消毒等各方面工作做好规划,确保一旦出现问题,迅速反应、从容应对。

  除了项目施工所需的常规措施保障外,常态化疫情防控期间还要做到施工场地封闭到位、防疫物资筹备到位、疫情防控经费拨付到位。基建项目属于劳动密集型工作,有效的物理隔离是重中之重。对于机关外部具备独立施工条件的项目,要通过划分施工区、生活区的方式明确作业面、减少人员密度,对施工生产、生活排水排污作出周密安排。对于机关内部施工项目,在做好施工区、生活区划分的基础上,还要将施工区域与机关办公区域物理隔离,在每一个区域入口位置都设立健康筛查登记点。项目启动前,要派出专人督导施工企业备足所需的口罩、护目镜、消毒液、额温枪等防疫物资。通过补充协议对施工单位筹备义务加以明确,事中赴施工单位现场检查落实情况,事后核查防疫物资的数量质量情况,做到物资筹备不到位不施工。一些建筑施工企业资金链压力很大,有力的经费保障可以促使施工企业更好地做好疫情防控工作。一方面,要按时足额拨付预付款、首付款、进度款,通过简化审核流程、前置审批程序、集体办公的方式将付款时间进一步缩短,减轻企业的资金压力。另一方面,加强工程结算,对因疫情防控需要而产生实际开支的项目,要在加强审核的基础上认账付款,结算发生超支的要按程序动用预备费解决,让农民工收入有保障、施工企业不吃亏。

 

  以信息化实现全周期管理

  机关基建往往会因现场监管、项目审批而大费周章,将信息化技术引入到机关基建项目全周期管理中,会极大解放机关基建管理人员的生产力,提高工作效率。

  利用远程监控技术对施工现场进行云监管,对地理位置分布零散的项目,通过搭建视频监控平台、建立人员监控系统、安装施工质量探测系统的方式进行24小时监管。对施工单位管理人员到岗率、实际用工数量、机械台班有效工作数量进行精细化管控,一旦发现问题,系统直接报警,将有效解决因管理人员不足而导致的监管真空问题,也会为工程结算提供第一手资料。

  在机关基建项目中各种会议、会商、审批伴随整个流程,“跑腿”工作占用各方的大量时间。依托线上审批功能报批项目、拨付经费,通过审核的交付下一审核环节,存在问题的将修改意见留痕后退回处理。依托云会议功能开展项目论证、方案会商、监理会议,减少交通成本和会议准备时间,会议记录实时生成,对后期对标对表开展工作和建设项目资料管理带来极大便利。

  大数据技术的运用对机关基建项目同样意义重大。健康码、行程宝的应用不仅使得潜在风险人员被尽早识别出来,更促进了工作有序展开。通过收集各机关的建设数据并参照相关建设标准,建立起机关基建项目决策辅助库。项目立项申报前,项目管理人员只需将项目的建设意图、功能定位、建设条件等基础性信息输入,通过大数据比对系统生成投资估算、建设效果图等决策要素,以此判断项目实施的可行性。通过与国家和地方主管部门联动建立数据查询系统,将企业资质、管理人员既往表现、施工业绩等基础数据直观反应给基建项目建设方,在施工队伍考察和工程采购招标中作为重要参考。

  融合技术指的是将原本两个独立的技术融通为一,并发挥出“1+1>2”的效果。汽车技术与人工智能、5G传输融合的智能交通技术,互联网与传统制造融合的线上定制技术,都是融合技术的代表。机关基建工作环节性、分工专业性很强,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技术层面的融合运用,但融合技术的发展思路值得借鉴。

  在基建项目实施过程中,因项目周期长、实施环节多,设计、监理、施工相互扯皮的现象时有发生。一些项目因设计勘察力度不足造成施工难以开展,一些项目因施工方领会设计意图不深入造成工程返工。如果按照融合技术发展思路,采取固定总价合同的EPC工程采购,将建设项目设计、采购、施工、投入准备等工作委托一家具备相应资质的企业实施,会减轻管理难度、保障工程质量,还可有效控制工程超概算情况的发生。在项目实施过程中,因施工条件和工艺水平限制而造成的效果图与施工图不相符、所见非所得的情况时有发生。这不仅会影响建设效果,而且有可能带来大量变更洽商,给工程决算造成压力。融合数字建模和工程设计BIM设计,可以将各专业和工艺直观地反映出来,具有图形可视化、工艺协调好、模拟逼真、自动优化、可执行的优点,甚至可以将效果图与施工图在一个模型上展示出来,大大加强项目论证的科学性和施工的可控性,为机关基建工作提供助力。

  (作者单位: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机关服务中心)